新世代集運收費
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聽“媽媽”的話

2021年06月01日 08:43:06 | 來源:新華網

  “老彬,起牀!”“阿瑕,來穿衣服。”“老彬,還不起來?搞快點……”雲南省安寧市草鋪街道王家灘村的一個農家小院裏,每天早上7點,就會傳出一位母親的“碎碎念”。

  男孩老彬(化名),有智力障礙;女孩阿瑕(化名)是盲童,有聽力,卻不會説話。被各自的親生父母遺棄後,他們由昆明市兒童福利院安排到王家灘村寄養。對於兩個特殊的孩子來説,“媽媽”曹麗瓊的話,是他們最為熟悉、並且能聽懂的,那些每天環繞在耳邊的“碎碎念”,教會了他們穿衣洗臉,更給予了他們家的温暖和關懷。

曹麗瓊在給阿瑕扎辮子,老彬在一旁遞頭繩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(一)緣起

  老彬和阿瑕,分別於2009年、2020年來到曹麗瓊家。在兩個孩子之前,這位“寄養媽媽”已撫養了29名孤殘兒童。

  王家灘村距離昆明市70公里左右,羣山環繞,人均耕地不足0.2畝。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,這裏曾因豐富的礦產而繁榮一時,但隨着資源的枯竭,小村莊又重歸寂靜,曾經在礦廠工作的村民們,只能回到有限的土地上進行耕作。

  2000年,昆明市兒童福利院開始試點孤殘兒童家庭寄養。交通便利,民風淳樸,又有大量閒餘勞動力的王家灘村,被選為試點。

  在選擇寄養家庭時,昆明市兒童福利院十分慎重,要求必須是雙親家庭,家中成員沒有傳染病、沒有犯罪記錄、無不良嗜好,家裏要有廚房、院子、孩子居住的卧室等等。在寄養過程中,福利院也會對寄養家庭進行統一的管理、指導和監督,並提供康復治療、醫療巡診等服務。此外,作為對寄養家庭的補助和回報,福利院每月都會定期發放生活費和勞務費。

  對於家庭寄養,曹麗瓊有着自己樸素的理解,“領回來就是自己的孩子,父母有了,兄弟姊妹也有了,讓他們有一個温暖的家。”

  今年53歲的曹麗瓊至今仍清楚地記得,她是在2001年6月13日接回的第一個“孩子”阿潘(化名),小姑娘身體、智力都健全,卻遭親生父母狠心遺棄。“臉圓圓的,眼睛大大的,太好看啦!”最讓曹麗瓊意外的是,一領回來,阿潘就甜甜地叫了她一聲“媽媽”。儘管當時已生育有兩個孩子,但這一聲“媽媽”,仍讓曹麗瓊感動地熱淚盈眶。

曹麗瓊帶着老彬到地裏挖土豆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(二)守護

  每天早上7點,曹麗瓊會準時叫醒兩個孩子,老彬基本生活能夠自理,阿瑕則處處需要她,“衣服是基本會穿了,就是經常穿反;洗臉教會了,但不會刷牙,遞把牙刷過去直接丟地上,還要慢慢教。”幫阿瑕穿衣洗漱後,曹麗瓊又拿過梳子,給小姑娘紮起辮子來,“其他人都勸我把她頭髮剪短,但我不願意,小姑娘就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  對阿瑕温柔耐心的曹麗瓊,對老彬卻十分嚴厲,甚至有點兇。吃過早點,曹麗瓊開始打掃院子,“老彬,過來幫我掃地……老彬,來拖地……老彬,倒垃圾……”媽媽的大嗓門,讓老彬不敢拖沓,利落地幫着曹麗瓊幹起家務來。

  之所以差別對待兩個孩子,曹麗瓊有自己的理由和打算,“阿瑕小姑娘臉皮薄,而且她眼睛看不見,我就想着一天一天慢慢地教,讓她生活能夠自理;老彬來我家的時間長,小兒子皮實,身體也健全,多學着乾點勞動,説不定將來能找份簡單的活計做。”

  除了在家裏潛移默化地教兩個孩子,每週一到週五,曹麗瓊都要帶他們到王家灘兒童資源中心參加康復訓練,“我家老彬會唱10多首歌,還會背好幾首古詩,都是在那裏學的!”

  下午3點,王家灘兒童資源中心的康復訓練開始了,在這裏,我們見到了更多特殊的孩子和他們的“寄養媽媽”。

  王家灘兒童資源中心由村小改建而成,原本的教學樓,佈置成了功能各異的康復訓練室。老彬和阿瑕所在的三樓很是熱鬧,特教老師和“寄養媽媽”們帶着孩子們唱歌、跳舞、做遊戲。一樓的教室則十分安靜,鋪着墊子的地板上,“寄養媽媽”們席地而坐,在康復師的指導下,為躺在地上的重度腦癱兒按摩,再拉着他們做康復操。

  “寄養媽媽”胡翠芬的兩個“孩子”,就都是重度腦癱。小江江(化名)今年6歲,站不起來也坐不住,每天只能躺着,光是喂頓飯,就需要40多分鐘。另外一個孩子小明(化名)今年17歲,有一定的認知能力,也能夠勉強站立,但病重時要麼亂喊亂抓、要麼大小便失禁,弄得一身髒亂不堪,胡翠芬和丈夫要花幾個小時才能清理乾淨……

  採訪期間,我們拜訪了多位“寄養媽媽”,當問及照顧孩子最需要具備什麼品質時,幾乎每個人都提到了兩點——愛心和耐心。

  現在的王家灘村,共有31位“寄養媽媽”、61個特殊的孩子。而自昆明市兒童福利院在王家灘村試點家庭寄養以來,將近21年的漫長歲月中,“寄養媽媽”們用無盡的愛心和耐心,給予了800餘名特殊的孩子一個普通卻温暖的家。

曹麗瓊一家給老彬過生日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(三)離別

  5月13日是老彬18歲的生日,按照規定,寄養的孩子成年後就要離開家庭,由昆明市兒童福利院安排就學、務工,或者安置到相應的福利機構。

  曹麗瓊不敢去想離別的場景,她決定收拾心情,給老彬好好地過個生日。一大早,曹麗瓊就帶着老彬,去集市上買了件新衣服,她特意挑了紅色,“過生日嘛,要穿喜慶點!”家裏的其他成員也忙活開了,曹麗瓊的丈夫忙着搬桌子擦凳子,兒子兒媳則張羅着殺雞洗菜。

  傍晚時分,農家小院裏熱鬧了起來,最早寄養的兩個“女兒”阿潘(化名)和阿豔(化名),也分別帶着丈夫和孩子回來了。一大家子人足足坐了兩桌,熱熱鬧鬧地給老彬過生日。

  吹滅生日蛋糕上的蠟燭前,兩個姐姐讓許願,老彬一臉茫然,曹麗瓊代他説了兩個願望,“第一,希望老彬能夠靠自己的雙手,找點簡單的活計做;第二,希望老彬身體健健康康的,不要生病。”

  “寄養媽媽”這一身份,從一開始就註定了離別。採訪中我們拜訪了多位“寄養媽媽”,回憶起曾經撫養的孩子被領養、被接走,無不潸然淚下。“有的孩子或許不記得我這個媽媽,但我記得他們每個人的名字,一輩子都牽掛着他們。”曹麗瓊説。

  夜幕降臨,收拾好桌椅碗筷,曹麗瓊翻出一張全家福,拉着老彬坐在燈下,“指指哪個是媽媽?爸爸在哪裏?哥哥呢?姐姐呢?”問了幾圈,曹麗瓊又讓老彬跟着她背一句話,這句話,她最近反反覆覆教了很多遍——“我的家,在安寧市草鋪街道王家灘村;我的媽媽,叫曹麗瓊。”(完)

 

出品人:王江

監製:李霞

編導:念新洪 趙普凡

攝影:趙普凡

剪輯:陳寒青

撰稿:念新洪

外聯:楊霽鵾

 

  往期回顧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“選礦能手”黃道軍:在千淘萬漉中錘鍊匠心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灘地管理員——守護洱海的那一抹橙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洱海邊有羣上海來的“治水人”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“單腿村醫”李紅奎:拄着枴杖去行醫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畢懷中:一條腿也要闖出脱貧致富路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金沙江邊種柳人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鄉村教師農加貴 一師一校堅守“麻風村”34年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一波三折的“天麻扶貧路”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從“阿地馬底”到“阿路底”——餘友鄧下山記

  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“託厄哈扒”桑南才:32年峽谷郵路 百萬郵件傳深情
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 [責任編輯: 劉東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99785221